2013年8月13日 星期二

古德明 - Fuck字說

古德明 - Fuck字說(上)
香港蘋果日報   2013年8月7日


問:香港一位教師向香港公安說What the fuck,遭全港中共鷹犬圍攻。那fuck字在英語國家,真是語言大忌嗎?

答:Fuck者,「肏」也。《紅樓夢》第十二回鳳姐的替身說「瑞大叔要肏我」,即英文Uncle Jui wants to fuck me。《紅樓夢》十八世紀寫成,雖曾被詆為「淫書」,卻是歷代流傳,禁也無從禁。

當年英國社會比中國假正經得多,維多利亞女王在位期間(1837-1901)尤其如此,以至英文今天還有Victorian prudery(維多利亞女王時代的假正經)這說法。Fuck字要到二十世紀初,才登英國文學之堂:著名小說家勞倫斯Lady Chatterley's Lover一書,破禁使用這個字,例如第十四回:That was what I wanted: a woman who wanted me to fuck her(我要的,正是個想給我肏的女人)。這本小說一出,朝野爭相抨擊,馬上成為禁書。

一九六○年,Lady Chatterley's Lover終於獲得解禁,不過,維多利亞女王時代的假正經遺風尚在。一九六五年十一月十三日,作家泰南(Kenneth Tynan)上英國廣播公司(BBC)電視節目說:I doubt if there are any rational people to whom the word "fuck" would be particularly diabolical, revolting or totally forbidden(我想,有理性者,都不會認為fuck字特別可鄙可厭,完全不可使用)。這是fuck字第一次在英國廣播節目之中出現,朝野震動,最後電視臺不得不向公眾道歉。英國國會還動議譴責,支持的議員達一百三十多人。


古德明 - Fuck字說(下)
香港蘋果日報   2013年8月8日

問:Fuck字在英語國家,是語言大忌嗎?

答:今天,fuck字在英語國家,已不是語言大忌,電臺、電影、報刊等,都常見使用。當然,有些報刊編輯仍然有顧忌,會用f××k、f×××、the f-word等取代清楚寫出的fuck。

英語國家朝野今天對fuck字的態度,可以見於一首小詩。一九七一年,英國詩人拉金(Philip Larkin)發表了一首《詩曰》(This Be the Verse),全詩不過三段,每段不過四行,而且押韻,容易成誦,不久就膾炙人口。這首詩第一句卽用fuck字:They fuck you up, your mum and dad. / They may not mean to, but they do. / They fill you with the faults they had / And add some extra, just for you(是你父母,把你弄得一團糟。他們未必有心如此,卻是如此做了。他們把自己的闕失,一股腦兒傳給你,還特別給你額外傳授)。這首教人不要生兒育女的小詩,一九九五年獲英國廣播公司Bookworm(書癡)節目觀眾推舉為The Nation's Top 100 Poems(全國一百首最優秀詩篇)之一。二零零九年,英國上訴法庭法官瓦爾(Lord Justice Wall)斥責一對離婚夫婦爭奪孩子撫養權的行為,更在法庭上引用They fuck you up那四句詩。 

當然,fuck畢竟是個所謂髒字,不宜隨便使用。但看見執法者為虎作倀,憤然問一句What the fuck are you doing?(他媽的,你在幹什麼?)文明社會絕對不會視為罪狀。今天,全港中共鷹犬為這樣一句話批鬥一位教師,文明和野蠻的分別,於此可見。

3 則留言:

  1. 此文略顯牽強,而且沒有談到重點。What the fuck是語氣強烈的嘆詞,並沒有針對特定對象咒罵,要像you are fucking Chinese,這才是需要指責的用法。而且fuck於今只不過是不雅,真正會引起情緒的字眼,如今已經讓位給種族歧視的用語。甚幸她講的不是「你們這些中國人」,不過,我想中國人也不見得有什麼感覺。

    回覆刪除
    回覆
    1. 我在網路上頗常看到一些人用「支那人」、「支那豬」的說法,這種話如果公開講出來,後果難以想像。

      刪除
  2. 這要看在何種人群前使用,在似等人群中FUCk是常掛在嘴上的,不表示有任何義意,在上流社會用此字則問大了。若有人用FUcK支那人,則講這種話的人是狗王八蛋婊子飬的狗雜種。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