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26日 星期六

李怡 - 事事向北望,香港永無真民主

蘋論   香港蘋果日報   2013年10月26日

梁振英主導電視發牌事件,導致12萬人上街。三天後,他去北京可說是一次「神秘之旅」。在與北京市委書記郭金龍會面時,他突然離開香港與北京互補優勢的話題,大讚國家主席習近平兩周前在峇里的發言,說主席獲在場人士起立鼓掌,令他感到榮幸及驕傲。然後在向傳媒高度保密之下,他會見人大委員長張德江和港澳辦主任王光亞,會見時間特長,其後梁振英說他是向領導人介紹香港全面的、各個方面的最新情況。

甚麼是香港最新情況呢?每天傳媒鋪天蓋地報道的都是免費電視發牌所引起的席捲全港的風暴。但梁振英居然說:「電視發牌的問題,完全是特區政府自治範圍內的事,因此和張德江委員長和港澳辦會面當中都沒有談到。」

誰會相信「大話精」這個謊言?介紹香港各方面情況,居然沒有介紹這個最新又最掀動人心的情況,莫非梁振英和中共都認為12萬人上街和包圍政總只是小事一樁?為甚麼會見要高度保密?唯一的解釋就是中共既要與梁詳談此事,又要表示對此事置身事外。難道中共過去對香港自治範圍內的事不是不斷「關心」嗎?因此,「都沒有談到」是刻意迴避的謊言。實際上,電視風暴應是梁振英與中央談話的「重中之重」。

刻意迴避,是因為不發牌給王維基是中央的意思,梁振英改變過去已定政策,改變遊戲規則,不理三司司長和多數行會成員的反對,與民意為敵,就是要執行中央旨意。但他顯然低估了社會對電視發牌事件的反彈。現在他已到了沒有盟友、沒有朋友、社會沒有任何界別支持的境況了。他與中央高層的討論,就是要如何在固執原意之下去拆彈。

梁振英上京時,確實有點擔心他的烏紗帽,因此無來由地大讚習近平。而香港傳媒所反映的民意,則希望中央懲罰梁振英,或責備他沒有處理好此事,當然最好把他撤職。

回歸以來,歷任特首都忘記《基本法》對香港高度自治的規定,眼睛一味向北望。香港市民也習慣了殖民地時代對宗主國的順從,既不知道宗主國已從一個民主國家換成極權國家,也沒有做好高度自治必須建立在人民自主意識基礎上的準備,因此眼睛也還是向北望。你真的以為董建華的下台是因為03年50萬人上街嗎?50萬人上街是導致23條立法的擱置,但不是導致董的下台。董下台是因為他想在04年的施政報告中啟動政改諮詢,但被中央叫停,而他在施政報告中把中央叫停這件事如實說出,犯了大忌。

無論是菲律賓人質事件,還是我們對梁振英的越來越增加的憤怒,香港人大都希望中央介入。如果中央真的關心人質事件的受難者,把香港人的尊嚴放在中菲關係的議題之上,會讓事件拖三年之久嗎?現在馬尼拉市有了一些回應,梁振英即忙不迭地表示這是中央支持的結果。事實上若不是有立法會議員和輿論提出制裁菲律賓的措施,中央和菲律賓豈會有反應?因此,是香港人當中的自主意識主導了事件的發展,而不是中央改變態度。

民調顯示,梁振英民望淨值跌至負31%的新低,多數香港人要他下台,但輿論多把下台的希望寄放在中央身上,總希望中央看出他不得人心,中央要他下台。但我們忘了,去年中央是如何不顧香港民意,動員所有可以開動的機器,硬要支持唐英年的選委改投梁振英的。我們能設想極權橫蠻的中共會忽然轉性聽取香港民意嗎?

民主不能靠恩賜,同樣,自主意識也必須排除恩賜意識才能存在與活躍。如果在菲律賓人質事件發生後,香港人不去幻想中央打救,而是一開始就對菲律賓採取經濟制裁措施,相信事情也像台灣漁民事件那樣,很快解決。現在儘管遲了,但制裁措施還是會有效的。可惜許多政商界和輿論界還是遲遲疑疑地向北望,菲方稍有回應就感謝中央不迭。錯失了喚起全港自主意識的機會。

梁振英在京港洽談會上將香港比喻為其他國家到大陸經商的「轉插器」,其實他自己才是中央為香港所設的轉插器。他兩邊被插,卻自我感覺良好,這是最讓港人氣憤的。我們毋須寄望中央換一個轉插器。我們能否提高自主意識,不要轉插器,或回歸以法律即《基本法》作轉插器,真正實現高度自治呢?

梁振英事事面北叩首而拜,我們可以不理這個中央的奴才轉插器;但我們自己至少不要事事向北望,祈求中央打救。示威,遊行,佔中,抗爭,不是要極權的中共關顧香港民情,而是要表達和提升我們的自主性。沒有自主意識,香港永遠不會有真民主。

1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