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4月20日 星期日

陶傑 - 知恥

香港蘋果日報   2014年4月20日

韓國海難,副校長引咎上吊自殺。這是儒家文化知恥的表現。鄰國的劇院大火,院裏一樣坐滿學童,但老師組織逃離火場,卻是「讓領導先走」,小孩燒死了幾十個。比起這樣的「領導先走逃生文化」,韓國人比較知恥。

做錯事是難免的,勇於擔當罪責難。如何擔當?香港特區有許多示範:最先是「表示震驚」,挪動身子,偷偷站在「民意」這邊,一齊「譴責」。民意有時是很蠢的,看見官員跟他們一起「譴責」、「哀悼」,一起脈搏跳動,會覺得很「窩心」,這樣就可以蒙混過去。

有時「民意」太過憤怨,及早醒覺,官員看見形勢不對,可以搶繮「道歉」,還模仿日本人,加上九十度鞠躬。你叫這位官員下台,拘控,或者叫他「一死以謝天下」,自然會有另一些「民意」表示:不要太偏激,經一塹、長一智,人家已經道歉了,大家應該「向前看」。

以中國的官場標準:副校長不必上吊自殺之「偏激」的。經一塹、長一智,副校長死了,也不可以令死難的學生復活,不如將功贖罪,在餘生好好教書,「發揮餘熱」,比一死了之好。

一條命就這樣賠上了,韓國副校長只好怪自己投錯胎,生下來是韓國人。

「禮義廉恥,國之四維,四維不張,國乃滅亡」,禮義廉恥之中,「恥」是守尾門的一項,日本戰敗,官員和將軍,紛紛切腹自殺,韓國的副校長也一樣。「無禮、不義、寡廉、薄恥」之中,以「無恥」最cheap。副校長即使偷生餘年,他也知道活不下去。

但還有許多無恥的人在苟活着,因為他先給你洗了腦:引致千萬人橫死,不是「罪行」,只是「錯誤」,而「錯誤」要「允許改正」,只須「認真總結經驗」,而且「需要時間改善」,他道歉了,你還要求非「人頭落地」不可,你就「別有用心」了。

韓國雖然發達太速,論軟件,比不上日本,民族也不很成熟──人家日本想幫助救援,韓國以領土和靖國神社紛爭理由拒絕,人命關天,韓國人卻將救人「政治化」,是很愚蠢的。

但是終究知恥。

2 則留言:

  1. 無恥之流論恥,蔚為奇觀!

    回覆刪除
    回覆
    1. 以言舉人或以人廢言均屬不智.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