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1日 星期一

陳沛敏 - 抗命,不認命

香港蘋果日報   2014年9月1日

無論是否認同湯家驊的政見,但看到他在電視直播的鏡頭前激動哽咽,形容當下是「香港民主運動最黑暗的一天」,慨嘆溫和的從政者已經「冇路行」,大家的感覺是,這天香港人同聲一哭。

我們的父母或者祖父母,不少人是為了逃避共產黨而來到香港。八十年代初,鄧小平決意收回香港,香港人心惶惶,中共拋出「民主回歸」的承諾,鼓舞了當時的學界和民主派,也成了爭取輿論支持收回香港的本錢。當年是港大學生會幹事的戴耀廷,至今仍保留趙紫陽1984年5月22日給學生會的覆函:「民主治港,是理所當然的。」今天,他卻發起了和平佔中運動,昨晚在台上高喊:香港進入抗命時代。

《中英聯合聲明》作為兩國莊嚴簽訂的文件,曾承諾香港特區「一國兩制」、「高度自治」、「港人治港」。《基本法》作為香港的憲法,曾承諾普選產生特首的目標。

因此,儘管九七之後中共一次又一次拖延落實普選,這三十多年來,香港人卻從無放棄爭取民主,要求中共兌現承諾。

因此,雖然當年的學運領袖早已醒悟「民主回歸」是統戰手段,雖然很多香港人早已察覺背信棄義是中共的本質,但昨日人大常委會以全票通過香港政改決定時,三十年來相信民主、爭取普選的香港人仍然憤怒、失望、痛心。

那班枉稱「代表」的港區人大,連日來在北京大跳忠字舞,說甚麼感覺「興奮」,說甚麼人大「剪布」減少爭拗。叫他們作「橡皮圖章」,不足以形容其狀態;借用別人的說話,他們「扭曲如蛆蟲」。歷史會記住他們出賣香港時,醜態畢現。將來提委會由甚麼人組成、選出怎樣的特首候選人,看中共如何利用這幫港區人大就知道。

學聯秘書長周永康昨晚哭了:「三十年的羞辱,還嫌不夠?還忍甚麼?還等甚麼?」上世紀八十年代學生領袖的「民主回歸」夢被出賣。今天,學生們宣告「抗命不認命」。

政見溫和的,也承認「對話之路已盡」。五十多名學者發表《致全港市民書》,聯署者不乏過去政見保守者。信文直斥「北京背棄了自上世紀八十年代以來一直強調的『民主治港』承諾,巧言令色地強迫港人接受指鹿為馬的假普選框架,我們對此感到極度失望憤慨。事態發展至此,透過對話爭取2017年實現真普選之路,恐怕已經走到盡頭。」「儘管如此,我們可以憤怒,但不可以衝動;我們可以失望,但不可以放棄;我們可以難過,但絕不可以心死。」

We Shall Overcome.香港人,共勉之。

2 則留言:

  1. 懇請保皇派議員拿出你們的良知, 否決特區政府提出的指鹿為馬的假普選方案.

    回覆刪除
  2. 公民位置媒體app推薦,現場佔中,在現場,發現一個真實的香港:立即使用 https://play.google.com/store/apps/details?id=com.circum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