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2月18日 星期二

馬家輝 - 回國之後

明報   20121218

凌晨時分在台北敦化南路誠品逛蕩,照例鄉音處處,廣東話是主流,男女老少香港人都來了,當然亦有不少「陸客」,他們操著南腔北調的普通話,比香港遊客更專注於尋書買書,卻又通常比香港遊客多了一分魯莽和粗暴,挑書選書時常把書架弄得一塌糊塗,並且隔著幾個書架厲聲聊天,像是到了夜市。

但從他們的眼神看得出,心情是激動的,尤其年輕的陸客,衣著簡樸,應該是大學畢業沒多久,仍迷戀書香,來到此地得見書架上百花齊放,昔日聽不見的聲音如今都在眼前眾聲喧嘩,難免情緒波動得有些失控。想不透的只是,稍後返回故鄉,會否對禁制現狀加倍不滿而加倍爭取,抑或,很快地,便又習慣回來,便又麻木無感,便又什麼都不計較了?

看到什麼是一回事,看完之後會做些什麼又是另一回事。以前在美國讀書碰過不少官二代留學生,喝了洋水,開了天眼,知道了什麼叫做文明理性民主自由,可是,也都鐵定了心腸,學成後回到內地的最大志願是狠狠撈它一票,然後把財產和家人往外國送走,眼不見為乾淨,替自己創造最大的享受空間才是硬道理,眼前現狀就讓它繼續爛下去甚至參與其中令它更爛,因為社會愈爛自己便愈容易撈錢,先救自己最重要,社會留待他人來救便行了。

人各有志,勉強不來。我聯想到的只是換屆後的中國領導層裡有不少都是喝過洋水的人,也都見識過什麼是文明理性民主法治,回國後,這麼多年了,到底把中國的文明理性民主法治提升了幾分,實在值得好好考究,而考究之後,是否值得拍掌叫好,實在不敢樂觀。喔,對了,薄氏夫婦在外國遊歷過,見過世面,結果呢,主政重慶時,不僅沒有把城市「全盤西化」,反而將之「全盤延安化」,把老毛的那套血腥恐怖泰山壓頂施於百姓頭上。

好多年前在美國中西部曾跟官二代留學生夜飲閒聊,酒精把他的臉泡得血紅似醋,眼裡亦是血絲斑斑,他的長輩在文革裡受盡苦難,他有機會來到名校取得博士學位,平日是文質彬彬,對美國的自由風氣讚不絕口,但於回國前夕終於酒後吐真言,獰笑道,家輝,我必須老實告訴你,中國人是不配享受民主自由的,他們太狡猾了,不管不行,誰要享受民主自由,請來美國,別在中國搗蛋。

我忘不了他的可厭的語氣與表情。真像好多年後從電視鏡頭上見到的成龍。

1 則留言:

  1. 哈哈,那就是只反人民,不反贪官和皇帝了。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