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1月19日 星期三

蘇賡哲 - 犬儒主義

都市風雲   香港太陽報   2014年11月19日

史學家吉朋在古羅馬國會的廢墟間漫遊,旁邊朱比特神殿裏有赤着腳的修士在誦經,他萌生了要把這個城市衰敗經過寫下來的念頭。這是一七六四年的事,十多年後面世的史學巨著《羅馬帝國衰亡史》就是他的心血結晶。大抵當年羅馬廢墟還有比較恬靜的氛圍,到我輩去同樣地方旅遊時,只覺亂七八糟喧鬧如市場,吉朋再生,恐怕不會有多少靈感了。

《羅馬帝國衰亡史》指出一個很重要的衰亡原因,就是古希臘之後,第二次犬儒主義大盛。古希臘的犬儒,尚具基本人生哲學價值,捲土重來的羅馬犬儒,不再是少數哲學家的見解,而是普羅大眾立身處世的態度。它表現為對所有價值的不尊重、不信任,世事沒有好壞善惡,這個皇帝糟糕,換一個也同樣糟糕。他們沒有義憤,而且認為沒有人會有真正的義憤,面對不公義的事也就不會生氣。他們自以為聰明洞察世情,認為天下烏鴉一樣黑,為公義抗爭的人是徒勞的傻瓜。羅馬帝國就在這種心態下逐漸步向衰亡。

日前,香港學聯的同學為宣揚理念,推行「洗樓行動」。有同學反映,他們接觸的民眾固然有同道中人,但不少人就是吉朋筆下犬儒主義的羅馬人。而且羅馬的犬儒生在自主的盛世,今日港人更加犬儒的原因是朝廷壓力下必須的自我寬慰。犬儒心態氾濫既然能使羅馬帝國衰亡,香港能幸免嗎?

蘇賡哲 評論員



維基百科「犬儒主義」詞條:犬儒主義(希臘語:κυνισμός,Cynicism)是一種源於古希臘犬儒學派學者主張的哲學思潮,該派的本意是指人不應被一切世俗的事物,包括宗教、禮節、慣常的衣食住行方面等習俗束縛,提倡對道德的無限追求,同時過著極簡樸而非物質的生活。

Vic:古希臘的犬儒哲學,與後來的犬儒主義,基本上是兩回事。

1 則留言:

  1. 苏赓哲先生难道想治国平天下?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