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9月29日 星期二

陳健佳 - 「拳打腳踢」報道的背後

立場新聞   2015年9月28日

【文:資深記者陳健佳】

佔領運動期間,無綫新聞獨家拍攝到七名警員涉嫌暗角打傷公民黨成員曾健超,那十多分鐘的片段,讓全港市民見證驚心動魄的一幕,更即時令外界對無綫新聞得到正面支持。無綫記者在佔領區採訪不再受到唾罵,而是獲得市民送上食物打氣,甚至有市民送金牌讚揚新聞部。

不過,該宗報道引發編採部七十多個員工聯署,表示不滿管理層曾修改報道內容,是無綫新聞部罕見的員工集體行動。後來,有份聯署的中層、參與該宗報道的員工,被調職到非前綫工作,有員工視為秋後算帳。

本文透過訪問員工,了解無綫在佔中前後處理新聞的方針,及七警報道來龍去脈。

冰封三尺,非一日之寒,其實早於佔領運動前,無綫新聞部已經很小心處理佔中的新聞。

佔領前夕

據員工表示,管理層早已將佔領運動定性為非法活動,所有涉及佔領的新聞,不用想一些美化運動的角度。其中一次,是有同事在直播時引述參與行動人士稱被警察毆打,無綫新聞及資訊部總監袁志偉便喝止,話「點解未求證消息」。

有另一位記者在8月,報道一個泛民記者招待會,引用公民黨梁家傑的一個 Bite,也引起老細不滿。「後來老細在公開場合下,口頭指控記者屬泛民的人,幫泛民說話,以後不可以讓該記者做政情、示威及公眾集會的新聞。」

佔領期間

佔領開始兩周後,佔領區人士認為無綫的報道偏頗官方立場,令採訪隊工作時遇上阻滯。「當時遍及四個佔領區,金鐘、銅鑼灣、旺角和尖沙咀。外出工作的記者裏外不是人,在外邊採訪集會者會被人鬧,一出『咪牌』就被人鬧。在旺角採訪佔領區時,更曾被示威者追着破罵。為免工作受滋擾,同事像在內地採訪時,用黑色膠紙貼着咪牌上的無綫標誌。又或者進行訪問時,請受訪者夾一個不會顯示咪牌的小型咪。」而調動人手時,也不敢安排女記者到人流較雜的旺角區採訪。

七警事件

10月14日,編採部由助理採訪主任何永康與一位年資淺的記者在公司,另有兩位編輯部同事。當晚更表時間是晚7時至翌日早上7時。佔領以來一向負責早更的何永康,是首次當夜更。

一般來說,晚更編採部的人手相對日更少,高層例如袁志偉於日更工作,晚更則由較中層員工「睇檔」作決策人。而當晚就由何永康睇檔。

當時佔領踏入第三周,佔領區已擴散銅鑼灣和旺角,夜更的負責人主要留意警方與示威者衝突事件,旺角是最熱門,所以傳媒機構也會駐紮重兵守旺角。不過,編輯部當晚收到消息,指警方會改在金鐘行動驅趕示威者,於是何永康將旺角兩採訪隊調到金鐘迎戰。

晚上12時,進一步確認警方會在15日凌晨1時,在金鐘有清場行動。

背景:凌晨2時多,警方開始趕走龍和道的示威者

無綫有四隊攝影隊在金鐘,他們拍攝的片段同步傳送到將軍澳無綫採訪部,何永康與當夜更的三位同事負責「收片」,即是一邊看傳送回來的片段,一邊寫文字報道出街。

大約凌晨4時一刻,一般人熟睡的時間,編輯部還燈火通明,大家還金精火眼從四部攝影機拍攝的片段中找尋新聞點子。突然,編輯部兩位同事叫了一下,「影到差人打人喎」。何永康也上前仔細了解詳情。

他們向負責拍攝該片段的攝影師查詢,對方也致電公司確認拍攝到有關片段。由於畫面現場較黑暗,大家不許有任何差池,於是反覆再看,連剪片同事也一同在剪片房的四十多吋大電視螢光幕反覆再看。螢光幕清晰可見一位示威者被抬到金鐘添美道一個暗角位置,遭七位身穿有警察字樣背心的男士揮拳及腳踢。

「拳打腳踢」報道出街

早上6時的晨早新聞,頭條為七警向示威者拳打腳踢。6時38分,辦公室電話響起,編採部同事接聽後,大叫:「老細話唔出得街呀!」後來第二個電話打到編輯部有同事將已上載到無綫新聞Apps的七警暗角報道下架。期間,並沒有任何管理層跟何永康通電話表達對報道的意見。何永康按照更表,早上7時拖着疲憊身驅下班。

早上9時,新聞部熱鬧起來,例行的編採會議上,七警報道成為討論焦點。袁志偉提到用上「拳打腳踢」的字眼,於是有編採部人員有所考慮下執稿,刪去「將他放在地上,對他拳打腳踢,期間兩名警員離開,留下的警員,繼續用腳踢示威者。」直至同日下午,警方出新聞稿指懷疑有警員使用過份暴力,由於有官方定性為過份武力,管理層即時安心,在稿內加入「其間懷疑警員對他使用武力」。

同日下午3時左右,新聞部同事對管理層處理報道的手法發出聯署信。

聯署事件

傍晚,「一群無綫新聞部記者的公開信的聯署信」在網上出現,最初版本有40多名為人熟悉的記者名字出現。

「我們認為,截至早上七時前的報道字眼,是對過程作中立客觀描述,當時報道如下:『一名示威者雙手被綁上索帶,由六名警員帶走。警員將他抬起,帶到添馬公園一個暗角位,將他放在地上,對他拳打腳踢。期間兩名警員離開,留下的警員繼續再用腳踢示威者。警員最後帶走示威者,整個過程歷時近四分鐘。』然而由早上七時起播出的版本,「將他放在地上,對他拳打腳踢。期間兩名警員離開,留下的警員繼續再用腳踢示威者」,這段描述被刪去。直至時近中午,才重新加入「期間懷疑警員對他使用武力」一句。」

聯署後第二日,袁志偉召開員大會分享意見。「三小時會議,有同事收貨,認為上司願意聆聽,而且語氣好,算是認低威。有些則好嬲,認為要繼續跟進,部份則是中間派,有點迷惘。」大會上袁志偉同時公佈有 hardship allowance(勞苦津貼),有些人覺得管理層借此好消息來沖淡原本討論改稿的題目。

聯署事件似乎已告一段落,不過還有下文,負責七警事件報道的何永康,他的上班更表,由佔領以來一向早上5時開工,改為早上9時到晚上7時的正常更,意味他不再有機會做決策人角色。至10月20日,何永康更被調離前線,轉職首席資料搜查員。

七警之後

「七警報道」引起全城震憾,公眾對無綫新聞部由負評變正評,好感度大增,原本被佔領區示威者窮追猛打的無綫採訪隊,突然被戴上光環,「有示威者在佔領區派麥記時,無綫記者也有份收到。也有人整咗個金牌仔讚揚無綫記者,有次在佔領區交給無綫的記者,表示謝意。」

不過,親政府人士卻甚為不滿,認為無綫播出七警涉毆打的片段,有認為是惡意中傷警隊,也有人認為無綫沒有播出曾健超疑向警方倒水的片段,是偏頗處理。於是無綫前線人員,一下子又遭親政府人士攻擊。

筆者也曾目睹無綫記者被圍攻事件10月19日,反領人士在維園舉行集會,多名集會人士走到無綫記者前面指罵他,指他們沒有公正報道曾健超事件。該位記者重覆稱報道是由管理層決定,但集會人士仍不滿意,湊熱鬧包圍人士越來越多,記者及攝影師也被包圍而動彈不得,要由大會職員開路才能脫身。

當時在無綫新聞部任職的前綫人員說,新聞部開始收到接連不斷的投訴電郵。「每日返公司開電腦,老細會 Update 外界的投訴內容,老細會將原文投訴內容 for all 傳閱。然後只會講一句『如果冇事就由佢,有就檢討下。』」被投訴的同事名字也顯示出來,對於佔領期間每天上班12小時的記者來說,這種無形壓力更令工作百上加斤。

總結

七警報道至今風波未完,七位涉案警員尚未被起訴,律政司表示還要諮詢獨立法律人士提供意見。

至於無綫新聞部,已經是另一光景,參與當日報道的何永康,當日聯署的何文雯、林子豪、林昭儀、陳亮均、彭國柱、談美琪、伍家謙;主播蔡雪瑩、高芳婷等都已離職。

文章原刊於香港記者協會出版的《傘下人.情.事》—香港記者佔領採訪集思

1 則留言:

  1. 無綫新聞管理層, 自我審查沒靈魂.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