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12日 星期日

Vic - 從反美到反民主

20141012
張翠容女士繼日前在電視上稱頌伊朗式民主後,昨日在澳門再有驚人之論。澳門網站「論盡媒體」報道
她批評香港當前就政制的討論很簡單,忽視了他們所追求的「自由民主」、「國際標準」背後的金融資本主義在零八年金融風暴以後已搖搖欲墜,反問香港人怎麼還要追求別人已經視為落後的事物?……對於結構性的問題,他們卻沒有對症下藥,以為爭取普選、與中國內地隔離就可以解決問題。
她又批評香港的教育制度,既取消中國歷史教育,世界史也是從英美視角出發,盲目教導「一種」西方價值,以致學生對東南亞以至比歐洲還近的中東一無所知,又欠缺歷史感。她更擔心香港會「烏克蘭化」,社會出現撕裂,中間派萎縮,而極端本土主義興起。
她特別提到現在寫東西都要自我審查,這是以違反民主精神的手段去爭取民主,只會把自己帶到自己的對立面去。她最後慨嘆在強調社會觀感的年代,社交媒體起著的是物以類聚的作用,導致社會日益激進,即使是一些「獨立媒體」,它們欠缺專業記者,而且往往也帶有自己的社會議程,甚至淪為攻擊他人的工具。
7月中馬來西亞航空公司客機在烏克蘭上空被擊落,證據指向為烏克蘭親俄武裝份子所為,但張翠容發揮她一向獨特的思考方式,認為西方世界培育烏克蘭境內的「法西斯」勢力,所以事情非常可疑。張女士的說法當時已惹來一些批評。中共決定封殺香港真普選,硬推篩選式「普選」後,張女士又在香港電台的電視節目上正面評價伊朗同樣有篩選的選舉制度,強調「伊朗的民主的確有它的特色」,隱然在幫中共推銷假普選。如今香港年輕一代奮起爭取民主普選,關心香港命運的人擔心之餘,大多興奮不已,而張女士竟然質疑香港人追求「自由民主」、「國際標準」是別人已經視為落後的事物!
我數年前買過張女土一本書,看後沒有留下什麼印象。我對張女士認識不多,但零散的資料告訴我,此人反美反到失去理智。歷史上美國當然做過不少壞事,但是理智的人不會因為知道美國不是什麼好東西,就認為反美勢力一定是正義和值得支持的。我覺得張女士似乎就是因為反美反上腦,所以思想上強烈傾向支持一切反美勢力,包括比美國邪惡得多的勢力。張女士號稱「不斷遊走世界各地觀察新聞事態,以第一現場的獨立視覺解讀新聞事件」,但我隱然覺得,不夠冷靜客觀的人,走再多路,訪問再多人,也只是鞏固自身偏見而已。
許多左翼進步人士推崇張女士,視她是同道中人,但我無法理解進步人士怎能如此藐視香港人對民主自由的渴求,蔑視香港人爭取民主普選的努力。或許要判斷一個人是否真正進步,其實有很簡單的標準,例如看她支持怎樣的從政者,而張翠容是曾經替梁美芬拉票的人。梁美芬是怎樣的人,大家心裡有數。
當然,今時今日,還有不少自以為進步的人在抨擊民主制度。例如香港「著名思想家、教育家」霍韜晦日前便撰文批評香港的佔領運動,直指民主是「這個時代的迷幻藥」,惹來王偉雄教授撰文駁
反民主論當然並非華人專利。英國衛報930日便曾刊出馬丁.賈克(Martin Jacques)的評論,同樣蔑視香港人對民主普選的渴求。賈克該文觀點十分垃圾,與中共愚民宣傳的立場非常相似,尤其是他會講英治期間香港總督都是英國委派的,香港的抗爭者口喊爭取民主,但驅使他們上街的主要是因為香港地位沒落了,香港人妒忌大陸人的成就等等。
賈克是1945年出生的英國人,1977年起擔任英國共產黨刊物Marxism Today的總編輯,直至1991年停刊。他著有《當中國統治世界》一書,台灣中譯版2010年由聯經出版。他就香港問題的弱智言論,使我思考一個問題:左派是否特別容易出膠人?日前看著名左派學者大衛.哈維(David Harvey)新作《資本社會的17個矛盾》,該書結論一章便有這麼一段:
……人道主義者的終極任務或許便是埃斯庫羅斯(Aeschylus)約兩千五百年前所說的:「馴服人的野性,使這個世界的生活變得溫和宜人。」但是,要做到這件事,我們就必須正視和對付支撐殖民和新殖民秩序的巨大暴力。這是毛澤東和胡志明必須對抗的,切.格瓦拉致力克服的,也是許多後殖民鬥爭中的政治領袖和思想家坐言起行、堅定對抗的……
哈維顯然認為毛澤東很正義。我也想起吳乃德日前提
也正是這樣的意識型態,對夢想世界的追求,讓西方許多知識份子對列寧、史達林等人的邪惡視而不見。蘇聯坦克在1956年開入布達佩斯,十二年之後又開進布拉格,西方許多左派知識份子因此覺醒。可是著名的英國歷史學者霍布斯邦,對蘇聯的支持卻始終一貫。他在1994年接受英國國家廣播電台的訪問時說,如果蘇聯創造真正共產主義社會的工程終至成功的話,那麼犧牲兩千萬人還是值得的。「馬克斯自己不是說過,所有偉大的運動都是流血產生的?」主持人加拿大籍的依格那迭夫教授問他:「如果你早知道,蘇聯的實驗在1934年導致數百萬人喪生,你的信念、你的共產黨員身份,會不會受到影響?」霍布斯邦的回答是:「應該不會。」
我才疏學淺,只知道生而為人,覺得需要人的尊嚴,就要接受民主制度,而事實上,人類至今也發展不出超越民主的完美制度。回應張翠容對「自由民主」已經落伍的質疑,我認為肆虐全球的金融資本主義,需要強健的民主制度來制衡。民主制度有自我糾正的能力,民主實踐的效果,取決於人的質素。民主實踐中的問題,必須在民主制度中解決。反美反到變成反民主,那是真正的走火入魔,再進一步便是為虎作倀,助紂為虐。

4 則留言:

  1. "反美反到變成反民主", 反到失去理性, 不得不令人懷疑, 是否被收買或脅逼了.

    P.S. 撰文駁斥霍韜晦謬論的是"王"偉雄教授。

    回覆刪除
  2. 顯然張翠容心中也覺得「英美外國勢力」滲透遮打運動,才會口出此言。不過他還比較像是真正被「英美價值」騎劫的人,腦子只有「英美民主」跟「其他」,德法的民主制度就跟英美不一樣,北歐也不一樣,就是韓國都跟英美不一樣。民主制度導致極右派抬頭,跟獨裁政權剝奪人民的參政權完全是兩回事。若民主制度有問題就拋棄民主,那獨裁統至出現問題,為什麼不拋棄獨裁呢?只因為歐洲的左派多數是高知識分子,他們就天真的以為前蘇聯跟中共都統治層也是博學多聞的知識份子,「哲學家治國」嗎?美國人跟英國人可以這麼蠢,因為他們沒被共產黨統治過,但中國人可以嗎?

    回覆刪除
  3. 啟示錄 18:2

    他大聲喊著說:巴比倫大城傾倒了!傾倒了!成了鬼魔的住處和各樣污穢之靈的巢穴,並各樣污穢可憎之雀鳥的巢穴。


    啟示錄19:17-19

    我又看見一位天使站在日頭中,向天空所飛的鳥大聲喊著說:你們聚集來赴神的大筵席,
    可以吃君王與將軍的肉,壯士與馬和騎馬者的肉,並一切自主的為奴的,以及大小人民的肉。
    我看見那獸和地上的君王,並他們的眾軍都聚集,要與騎白馬的並他的軍兵爭戰。

    - - - - - - -
    似乎我們就是活在這樣的世代; 我們近乎是必須為一切 "阿媽係女人" 的問題去爭辯。原因是有些人 (i.e.五毛黨) "成了鬼魔的住處和各樣污穢之靈的巢穴,並各樣污穢可憎之雀鳥的巢穴"。因此,不必驚訝!

    回覆刪除